农业保险走入乡村振兴美好新时代

2018-03-19 10:00

从党的十九大报告,到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明确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再到今年两会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出的“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科学制定规划,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,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”的目标,以及进一步明确了“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培育新型经营主体,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化服务”和“发展‘互联网+农业’,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,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”等的具体部署,标志着2018年乡村振兴战略将进入实施之年。

  今年两会期间,有效推进乡村振兴,实现“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,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,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”的美好愿景成为代表委员的热点话题,而“助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落实乡村振兴战略,提升亿万农民获得感和幸福感”也成为保险业共同关注的焦点。

  补足农业保险“短板”

  显然,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要从根本上解决“供给侧”与“需求端”的连接和匹配问题。

  长期以来,我国农业保险产品多处于保物化成本的阶段,甚至多数省份尚未达到完全覆盖物化成本的标准,保障水平较低一直是突出问题。公开数据显示,目前,全国三大主粮每亩平均保额369元,而根据发改委成本调查数据测算,2015年全国三大主粮的物化成本是425.07元,13个粮食主产省三大主粮物化成本是399.93元,农业保险分别覆盖了物化成本的86.8%和92.3%。同年,稻谷、小麦、玉米包含人工和土地成本的总成本分别为1202.12元、984.30元和1083.72元,农业保险保额仅覆盖了总成本的30.70%、37.48%和34.05%。

  如此看来,这样的保障水平,对于农业大国来说并不匹配,同时对于经营规模较大、风险比较集中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而言也并“不解渴”。

  正如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韩俊所言,近年来农业保险取得了较快发展,但总的来看,我国农业保险发展还相对粗放。就粮食来讲,保障水平还比较低。在脱贫攻坚过程中,有很多经济作物保险也并未覆盖,保险品种较少,保障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。

  从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“探索建立农产品收入保险制度”,到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“探索开展稻谷、小麦、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试点”,在韩俊看来,中央一号文件已专门部署将开展一系列新的探索和试点,今后农业保险也将有更多的探索。比如,要在“扩面、增品、提标”方面下足功夫:“扩面”即实现应保尽保;“增品”即尽可能多地增加适宜的农业保险产品;“提标”即提高农业保险水平和质量。

  构建普惠性农业保险体系

  十九大报告提出了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的乡村发展总体要求。

  产业兴才能乡村兴,经济强才能人气旺。《政府工作报告》特别明确了“科学制定规划,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,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”的部署,同时强调“培育新型经营主体,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化服务”等相关要求。

 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,在传统农户收入中,多元化特征明显,许多农户家庭收入以外出务工为主,农业生产性收入占比逐渐减少。村民单一依靠传统种植,抵御风险能力很低,一旦遇到变故,或因病、或因学、或因灾,极易致贫。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农业生产上成本高、投入大,对灾害风险更为敏感,对农业保险有更多的需求。“目前来看,我国农业生产主体分为传统的小规模经营农户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但是现有农业保险政策大都以前者为出发点,不能充分反映日益分化的不同需求,导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生产风险缺乏有效的分散渠道,从而制约其快速发展壮大。”有农险负责人如是说。

  “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决胜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,要培育新型经营主体,助力乡村振兴战略。”在全国政协委员杨玉成看来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,是新时代我国“三农”工作的总抓手。他同时谈到,目前农村农业从业人员老龄化严重,技术人才凤毛麟角。龙头企业、农民专业合作社、家庭农场、种养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数量少,发挥作用不够。此外,农业配套设施建设滞后,融资供需对接不顺畅等问题依然突出。对此杨玉成认为,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主要是培育“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、集约化规模化多样化经营、提供社会化服务支撑、与互联网+紧密结合”的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。

手机澳门金沙 版权所有
琼icp备15000657号-1